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佳作集萃 >> 内容

终生不忘的老师——怀念乔羽

时间:2022-6-23 10:38:31 点击:

  核心提示:今天早晨,我在远离祖国的大洋彼岸,听到了我的老师乔羽离世的消息,我陷入深深地怀念中。...

          

  今天早晨,我在远离祖国的大洋彼岸,听到了我的老师乔羽离世的消息,我陷入深深地怀念中。

  我在美国完成了我的人生自传十卷。第二卷是《我的中学时代》记录我在1947年到1951年在冀中安国中学的生活和19511954年在保定一中高中的生活。这是我的少年和青年时期。就是这时期,我认识了乔羽,得到了他的鼓励和指导。

  下面是录自《我的中学时代》的一段。这是记录我和一同写作的同学苑纪久在1951年寒假,到北京拜访文学前辈的情况:

      我们去了朝阳门芳草地,去看年轻的剧作家乔羽。和乔羽的相识是在保定河北省文联,19501这天,听说乔羽来,文联组织一次听他谈剧本创作的会,我也赶上参加了。听完他讲话后,我拿出笔记本,要他签名并写几句话。他在我的本子上,写下这样的话,我记住了,并成了我前进的动力,不会忘记:彦芳,你现在是新中国的小诗人,愿你随着年龄的增长,成为新中国的大诗人。乔羽 一九五0年一月。

  从我们去了芳草地乔羽的家,后来便和乔羽经常联系,后来命运安排,我写起歌剧来。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我的《任彦芳歌诗剧集》,写序人非乔羽莫属了。这又是几十年后的事了,在此不提。

  在我的高中回忆录里写我1954年头毕业选择报考专业的情况——

我看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戏剧文学专业。这里明确写着是培养戏剧创作人员。这可是真正培养作家的学校。我想好,要报考这个专业。

我到省文联去,和我的同学苑纪久商量。他也同意我报中央戏剧学院。他说,你去找于雁军去,她正在中央戏剧学院学习哩。我找到远千里的夫人于雁军。这在我当时心目中,是一个高雅而美丽的女性,性格温柔,脸上总带着微笑,但过去只见她的身影,穿着当时流行的布拉吉,打扮入时,我却没有和她说过话。这天,我找到了她,她听说我要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很支持我。她说,你要准备写个小戏,到时候交上去,看你有基础,便很容易录取。因为这儿不看你的考试成绩,还很注重你的专业水平。没问题。你还来得及写个小剧本。最后,她还提出一个建议:你不是认识乔羽吗,可以给他写信问问上戏剧学院还有什么要求。乔羽现在中央戏剧学院的创作室。

我接受了于雁军的建议,回到到学校立即给乔羽写信。和是在1950年冬天在保定河北省文联认识乔羽的。那时,我写的歌谣儿歌在全国一些报刊发表了,我成了河北文艺的文艺通讯员,正当初中放寒假,我到保定来,赶上乔羽到保定来,远千里便让他和文艺工作者们见面,听他讲讲创作问题,我正巧遇上,便也去听。这是在一个大会议室,我见乔羽年轻如一个文弱书生,他讲的什么现在全不记得了,我认真地作了笔记。主持会的远千里在会后介绍我,他那时便称我小诗人。我听完他的讲话后,请他在我的本子上留下几句话,他写道:你现在是小诗人,希望你随着年令的增长,成为新中国的大诗人。给彦芳。乔羽。

这个题词,我保存了多少年,我把它记在心里,成为我前进的动力。  

我正在写我准备考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构思一个写农民的小戏时,接到了乔羽的回信。他信的话及那如毛泽东书法的字体,我记得清楚,深印进我的心里。他写道,我的意见是不要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这种科班出来的,并不能写出作品来的,要当作家还是要到生活中去。这是我个人的体会,姑妄言之,你姑妄听之吧。

我思考了乔羽真诚的劝告,但我并不死心,还在继续写的农村小戏。可不久下来的通知,却让我不得不另做选择。这一年,中央戏剧学院文学创作专业不招生。这真是天意。因此,我报考了北京大学中文系。 

在以后的自传里,我有几次写到了乔羽老师。

我北大毕业后,先分到全国文联,后调到长春电影制片厂。在总编辑室有一次接待了来长影写《刘三姐》的乔羽老师,在长影相见,非常高兴。

1980年,我调到河北省歌舞剧院。我写了了歌剧《泥土之歌》,中央文化部从全国送审九十多部剧本中选出五部,到北京开剧本讨论会,我再次见到乔羽老师,我的剧本得到好评,乔羽为我高兴,他主持的中国歌剧院说想排我的这个剧本,没想到中央歌剧院领导海啸,刘莲池却先找我谈了,他们决定排演此剧。此时,我所在的河北省歌舞剧院却不让中央排,说这是我们的编剧写出的剧本,我们有首演权。

后来,大家都知道,我因反对河北省歌舞剧院有建房分房上的不正之风,人民日报发表了记者调查报告,我与剧院领导关系搞坏,领导为报复我,停排了这部全国选出的第一名的歌剧本。过后,乔羽老师和贺敬之师都表示这是十分遗憾的事。河北电视台让我将歌剧改成电视剧《泥土》,此电视剧成为献给中共十二大的作品,在全国电视台播放。并因此获得河北省文艺振兴奖。我将此消息告诉乔羽师,他回信说,没有将歌剧排演,也还是个遗憾。

河北省歌舞剧院领导因打击我,受到省纪委的通报批评。时过几年,我的《泥土之歌》没能排演,我又写出一部新歌剧《她们的心》,由河北省歌舞剧院演出,并获得了全国歌剧奖。贺敬之老师观剧后,发表了热情洋溢讲话,对歌剧给了很高的评价。之后,乔羽老师向我建议,写写我创作歌剧的体会。我遵嘱写了,并在中国歌剧研究会上发言。

1991年,中国戏剧出版社决定出版我写的歌剧和诗剧集,我将此消息告诉乔羽师和贺敬之师,贺敬之师为我题写书名,乔羽老师答应为这个歌诗剧集写序。这是两位老师给我的鼓励和期待。遗憾的是,我调到中国评剧院后,写出一部评剧本《阴阳宅》,发表在北京《新剧本》上,受到读者的喜爱;虽然剧院职工呼声很高,最终剧院领导胆小而不敢排演。这是令我痛心的事,从此我被迫停笔与剧本告别了。我这个国家一级编剧后来也因得罪了剧院领导而被下岗了。

我把这事也告诉了一直关心我的乔羽老师,他也为我感叹,无力回天。

我将乔羽老师从1950年1月对我鼓励帮助七十多年的历史,已写进我的十卷《任彦芳自传》里。

乔羽老师和他那不朽的歌永远活在我和亿万中国人民的心里。

乔羽老师也永远活在我写的自传里,

 

  2022年6月21日,记于纽约

 

 

 任彦芳:河北容城人。中共党员。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46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冀中十分区通信员,全国文联曲艺家协会资料员,长春电影制片厂总编室编辑,《吉林文艺》诗歌组组长,吉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河北省歌舞剧院编剧、艺术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评剧院一级编剧。河北省作家协会理事河北电影电视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歌谣学会理事中国晚霞工程组委会副会长,晚霞文化艺术中心主任;今日华夏网顾问;文化读书频道总顾问。1948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代表作品有《任彦芳歌剧诗剧集》。 

  著有诗集、长诗《帆》、《心声》、《钻塔上的青春》、《焦裕禄之歌》等9部,长篇纪实《人怨》、《民怨》、《魂怨》、《大海的儿子》、《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等15部,影视文学《泥土》、《风云初记》,舞台剧剧本《任彦芳歌剧诗剧集》等12部。



 

作者:任彦芳 来源:今日华夏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中国网络新闻工作者联合会(rmzgw.org)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人员查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 香港特别行政区许可证34373914—006—03
  • Powered by rmzgw! V4.0.6